托育业成今年市场香饽饽

发表时间:2019-04-16 15:54

  今年以来,“托育”概念高频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3月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要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全国多地相关政策陆续出台。广州市越秀区率先在全市试点婴幼儿托育服务,以政府购买形式,依托专业机构,向辖内常住3岁以下婴幼儿家庭提供服务。政策频频释放利好信号,产业资本也将目光瞄准了0~3岁的婴幼儿托育行业。不过,在缺乏行业标准、缺少有效监管的情况下,托幼机构野蛮生长,专家呼吁政府出台系列政策,明确主管部门,规范行业。


  全职工家庭托育需求较大,每逢周一至周五下午6点多,刚下班的王女士就急匆匆地赶到一家托育机构接自己1岁3个月的女儿。34岁的王女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谈起带孩子的经历,她用“劳师动众”来形容:“大女儿3岁前周一到周五由外公、外婆、爷爷、奶奶轮流带,周六周日由我和孩子爸爸带。”好不容易等她满3岁上幼儿园了,小女儿出生了,托育问题又一次摆在她面前。王女士说,老人还要帮忙接送大女儿,实在没有精力了,小女儿只有送到托育机构。


  像王女士这样遇到托育难题的并非少数,许多双职工家庭都有这桩“心病”。当前,多数幼儿园仅接收3岁以上儿童,而女职工平均只有五六个月的产假,职场妈妈休完产假复工后,孩子在入园前长达两年半左右的时间里由谁来带,就成为一个很棘手的现实问题。尤其在国家二孩政策放开后,这一需求就更加明显。


  卫健委一项调查显示,76.8%的家长期望孩子能上“公办”托育机构,35.8%的3岁以下婴幼儿家长存在托育需求。据悉,托育和早教不同,托育分半日制或全日制,提供宝宝睡觉和餐饮,早教课一般为45分钟或1小时。


  市场的巨大需求也让资本更多地关注这个行业。近日,0~3岁托幼连锁教育机构Urjoy school获得了众晖资本千万级A轮融资;toB早教机构服务商“时光迹”完成了500万元天使轮融资。而在2月份,育学园获得数千万美元C+轮融资。


  近一年来,多家涉托育服务的公司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融资消息不断。来自i-EDU智库的数据显示,2018年托育行业获得融资9起,多集中在天使轮,融资总金额超3亿元。其中,2018年4月,纽诺教育获6500万元A轮融资、多乐小熊获得新东方Pre-A轮千万级投资;2018年5月,运动宝贝获得保利文化产业基金的亿元战略投资;2018年6月,袋鼠麻麻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2018年9月,迈德国际成长中心完成数百万元A轮融资。


  陈曦是一位幼儿托育行业的创业者,她告诉记者,从去年以来,资本对托育市场关注度有所提升,“本来托育的需求在一线城市就越来越高,再加上政策明朗,公司已经在和好几拨投资人谈投资了。”


  纽诺教育创始人王荣辉表示,和6~12岁孩子放学后托管相比,无论是提供的服务内容还是内部运营管理上,办幼托机构都更加困难。当初切入幼托市场,是因为这个市场的痛点更加明显、但服务供给端相对空白。她为了自己的宝宝,放弃外资高管的职位,开始投身于婴幼儿发展领域。创业十年间,她见证了中国服务育儿观念的改变,越来越多的家庭主动接受专业化的育儿服务和学习专业化的早期教育课程。这让商业嗅觉敏锐的她,看到了潜在的巨大的幼托需求,随后面向0~3岁宝宝的纽诺·艾玛国际保育园在广州成立。


  托育政策明确红利期到来,过去,民办幼儿园一直是幼教领域的“香饽饽”。但自去年底“史上最严”学前教育新规落地,民办幼儿园资本化之路几乎被堵死。进入2019年,随着政策层面的推动,0~3岁托育服务作为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成为火热的话题之一。2月份,国家发改委等18部门出台方案,将增加托育服务有效供给纳入行动任务;3月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针对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的新情况,要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由此,政策红利让托育获得大量关注,至今热度不减。


  很多民办幼儿园从业者也开始谋求转型、寻找新的投资方向,将目光转向了0~3岁托育轨道上。甚至民办幼儿园巨头红黄蓝教育也在谋求转型和升级,定位为覆盖0~6岁综合性早期教育服务提供商。


  安赐资本合伙人陈让表示,中国拥有着千亿级的婴幼儿保育市场,每年约有4000万婴幼儿等待入托,服务供给远远满足不了市场的刚需。随着二孩政策全面开放,需求和供给之间的矛盾会进一步加大。此外,政府提出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托育领域必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高潮。


  行业缺乏标准亟待监管,目前,托育行业在国家层面并没有统一标准。有专家学者指出,我国目前社会托育服务的基本型态是:机构服务总量极其不足,服务结构严重失衡,服务质量参差不齐,服务效率十分低下。近年来,很多人瞄准了托育行业。但市场需求走在政策前面,必然会带来的问题是,在缺乏行业标准、缺少有效监管的情况下,大大小小的托幼机构良莠不齐、野蛮生长。这亟待政府部门监管。


 “托育从业人员整体的职业素养有待提高。要想托育早教行业健康发展,人才是关键。加强对托育过程的监管最关键、最重要的就是对机构从业人员进行有效规范,保护婴幼儿特殊群体的利益。”学前教育专家郑福明表示,托育与幼儿园相比,因为服务对象的不同,教的内容会更少一些,看护的比重会更大,所以对从业人员的责任心会提出更高的要求。托育行业现阶段对于人才标准是没有规定的,包括从业人员的资质审核、专业技能、考评认证等,市场就会出现良莠不齐的状况。


  有业内专家指出,托育行业说到根本还得回归教育的本质,特别是婴幼儿阶段,家长的试错成本太高,呼吁政府明确托育公共服务地位,确定主管部门统一托育服务管理机制。


  广州航海学院航运经贸学院副院长葛春凤表示,对于0~3岁婴幼儿托育建设,政府层面的制度保障与政策支持亟须跟进,“政府应加快制定托育机构建设的标准,对早教给予专业引导和规范,加大对托育机构的财政补贴或税收优惠,鼓励社会多方共同参与,同时加大公共托育服务中心的建立。”


  今年3月,广州市越秀区率先在全市试点婴幼儿托育服务,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依托专业机构,向辖内常住3岁以下婴幼儿家庭提供服务,1~3岁全天托幼服务初期提供25个公益学位,学费按照市场标准7.5折计算,每名婴幼儿就读时限为6个月。之后将视情况逐步扩充至50个学位。


在线咨询
 
 
 联系方式
咨询二:023-81702801
咨询一:18580544076